52岁女子健身会所跑步机上猝死 家属索赔100万

2019-05-03 07:00

  “从健身房角度上来说,并没有义务配置相关的医护人员,像现在这样的摔倒,能够有及时地120报警,以及相关的其他的会员的协助,相对而言已经起到了比较好的保护义务了。”

  健身会所运营经理张先生:“会员带着他的一些家属到我们会所这边来叠纸钱,然后带着遗像到处走、晃,对我们的营业其实是造成了影响。然后这边会员进来的时候,每进来一个他就说,这边已经死人了。我们这边还是希望他们用法律的途径进行维权。走一个正常的途径,而不是以这种偏激的方式来门店这样子。”

  “那您觉得这个合理吗?我们公司这边觉得不合理,因为我们认为目前这个责任没有办法认定,我们是建议他走第三方进行一个责任的认定。那你们觉得自己有责任吗?我们认为我们没有责任,从事件的发生到我们后续的处理我们都是做得比较好的。”

  记者就此采访法律界人士,律师认为:健身房对女子的猝死并不负有责任,健身房对顾客有安全保护义务,是指经营场地的安全保障。律师杨邹华“从这个案例当中,在我看来健身房是没有责任的,或者这样说,除非当事人能够证明,跑步机本身存在产品的缺陷,在这种情况下,跑步机的生产者以及健身房才需要承担这样的责任。”

  “然后我就联系到他们两个人,我和他们姑妈电话里沟通了三次,并且当面和他们六个家属沟通过一次。沟通结果就是,我们认为在这个事件的发生和后期的一些处理上我们没有什么过失。那么我们认为,因为她也是我们的会员,那么我们愿意以一个慰问金的形式给到5-10万的慰问金。会员那边不认可我们这个说法,坚持要我们给到一百万的赔偿金。”

  “从侵权责任法角度上来说,经营场地的经营者必须有安全保护义务,但是安全保护义务不能无限制地扩张,自己个人在做运动的过程当中,应当对自己的身体有所了解,如果过度运动是很容易很容易造成伤害的。”

  而健身会所听取了死者家属的诉求后,与女子家属进行了协商。健身会所坚持认为自己并不对女子的死亡负有责任,并且也尽到了及时救助的义务,可以本着人道主义给予几万元慰问金,但这遭到了家属的拒绝。双方一直无法就金额达成一致。 健身会所总部客服部员工林先生:“事情发生以后,第一时间我是和家属进行沟通的。我电话致电了死者的老公,他表示这件不是由他负责,由他女儿和他女儿的舅妈进行负责的。”

  健身会所认为:在协商期间,死者家属一直携带死者遗像和有偏激内容的标语横幅多次来到健身会所的不同门店,扰乱了会所的正常营业秩序,甚至扬言只要事情一天不解决,他们就天天过来。

  杨律师认为:“我们一般所指的保障义务是指:比如说,在经营场地之中,或者是物品堆放有问题,导致他人摔倒,或者是产品质量有问题,导致通电猝死,或者说突然里面温度升高,这个叫安全保障义务。从这个案例当中,在我看来,除非是跑步机质量有问题,突然停顿导致她摔倒,在这种情况下,健身房以及跑步机生产者才需要承担责任。”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